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热搜: 春运 习近平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频道>体育资讯>正文

流离失所也能创奇迹 难民少女夺蝶泳小组第一

时间:2016-8-8    出处:北京时间体育    点击:2500

分享到:

原标题;流离失所也能创奇迹 难民少女夺蝶泳小组第一


里约奥运开幕式上,当10名运动员在东道主巴西之前,举着五环旗帜缓步走进马拉卡纳体育场的时候,会场内沸腾了,潘基文和巴赫同时起立为他们鼓掌,会场内所有的人都在为他们欢呼。

他们就是奥运史上的首个难民代表团。这个代表团只有10个人,由5名南苏丹难民、2名叙利亚难民、2名刚果(金)难民和1名埃塞俄比亚难民组成。

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人员诺拉表示,“我们希望这项行动,能够改变人们看待难民的方式,破除那些刻板印象。虽然他们流离失所,但是他们和我们一样,他们也有梦想,也有激情,也有超越平凡的力量。”

故事

每个成员都有噩梦般的过去

“每件事都太神奇了。我一直想参加奥运会。在水里我总是特别快乐,所以能参加奥运会我很开心。”18岁的叙利亚少女尤丝拉·马迪尼说。在6日的100米蝶泳预赛中,她游出了1分9秒21的成绩,在同组的5名选手中排名第一。预赛结束后,最快是世界纪录保持者萨拉·索斯特伦游出的56秒26,马迪尼整体排名41,这意味着马迪尼无缘挺进半决赛,但她触壁的一瞬间,各大媒体的记者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围向她了。当地时间10日,马迪尼还将参加100米自由泳的比赛。

这个少女曾在海水中坚持苦游3小时,救了一船人的故事,已经讲述了太多次。2015年8月12日,17岁的马迪尼和她的姐姐以及其他18个人被一同塞进一艘小艇逃难。在乘船到达土耳其的开放海域时,船只出现问题,马迪尼和姐姐跳入爱琴海推着船向岸边前行,她们在冰冷的海水中游了整整3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希腊。

“我当时不能坐在船上抱怨,因为船上大部分人都不会游泳。如果我们不救他们的话,他们除了死亡,没有别的选择。”马迪尼说,“我为自己和姐姐感到自豪,因为我们做到了。”

除了马迪尼外,难民代表团里的每一个人都经历过噩梦般的过去。2005年,为了躲避战乱,南苏丹的耶什·普尔·比尔和母亲一起踏上了逃亡之路。他们居住的村庄惨遭袭击,为了逃命,比尔和母亲不得不在草丛中躲了整整3天,靠吃野果和树叶为生。

作为难民代表队的旗手,23岁的罗丝·纳西克·洛克耶恩已经在肯尼亚北部的卡库玛难民营生活了13年。2003年,洛克耶恩和家人为躲避暴力,逃离了南苏丹的家。在难民营的日子里,洛克耶恩早已习惯光着脚奔跑,直到大约一年前,她才开始尝试穿上鞋子跑步。

去年8月,联合国难民署来到卡库玛难民营举办了一次10公里预选赛,洛克耶恩因为获得了第二名而被邀请去往恩贡的训练中心,在那里,他们接受了为期9个月的训练。给他们担任教练的,是马拉松女运动员、前世界冠军泰格拉·洛鲁佩。

除了洛克耶恩和比尔外,难民代表团中还有3人也是来自南苏丹。他们分别是詹姆斯·尼安杰·希安杰克、安吉丽娜·娜达·洛哈利斯和保罗·阿穆通·洛科罗。他们都是在位于肯尼亚的卡库玛难民营长大。

15年前,因内战被迫从南苏丹逃到邻国肯尼亚,安吉丽娜再也没有见过父母。“我要跑出非洲,我只想证明给全世界,难民也可以参加奥运会。”安吉丽娜说。

选拔

第二轮筛选后一度无人入选

2015年10月26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示,难民将有机会可以参加下一届奥运会。

“尽管这些难民不代表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也无法身披任何一面国旗,也没有任何国歌为他们奏响,但是我们欢迎他们在奥林匹克的旗帜下来参加比赛,奥运会的会歌同样为他们奏响。”巴赫说。

这项声明发布后,难民署、国际奥委会、各国奥委会以及其他国际体育联合会组织开始共同合作,寻找符合要求的难民运动员:首先他们的身份必须是真正意义上的难民,即必须拥有难民署颁发的难民护照或者相关国家政府颁发的难民身份居留证;其次他们的运动水平必须达到奥运会竞赛要求的水准。

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人员诺拉说,两年前,国际奥委会找到了联合国难民署,希望难民署能够帮忙在难民营中寻找那些拥有较好运动技能的年轻人,以便将他们送至训练营接受进一步训练。难民署先是在难民中寻找那些曾经在国内参加过运动比赛的人,找到了121人。

随后,难民署将这份名单提交给国际奥委会和相关国家的体育联合会进行审查。经过第一轮筛选后,名单中还剩下12人,但经过第二轮更加严格的筛选后,结果令人沮丧:剩下的人全部被淘汰了。

因此,选拔工作不得不重新开始,在新一轮的选拔赛中,在难民营中长大的难民被计入其中。这一轮最终选出了43人,他们中有30人来自肯尼亚的卡库玛难民营和达达布难民营。

国际奥委会为这些运动员支付了训练费用,他们中有10人入围了最后的名单。所有的选拔工作均在难民署的各个难民营展开,从最初的121人,到后来的43人,再到最后的10人,这些难民运动员必须达到自己所在参赛领域的选拔标准。

声音

联合国难民署:希望能改变人们看待难民的方式

2016年6月20日,联合国难民署发布报告说,全球难民和各国流离失所者总数已突破6000万,是有史以来最高纪录。这份名为《2015年流离失所问题全球趋势》的报告称,2015年,全球难民人数达2130万,达到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各国流离失所者4080万人,是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

在这6000万人中,有3000万是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难民署和国际奥委会,都希望通过这些难民运动员,让他们的同胞们看到,即使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也可以克服重重困难,创造了不起的奇迹。”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人员诺拉说。组建这样一支队伍,一方面能为全世界的难民们提供支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唤起更多人对这些难民生活状态的关注。

“当他们走进马拉卡纳体育场的时候,在他们身后站着的是6000万难民和流离失所者,世界应该看到这6000万人的存在。”联合国基金会新闻发言人亚伦·谢林尼安说。

在联合国难民署看来,奥运难民代表团也是人文精神的集中体现,能向全世界证明,这些经历了艰难困苦的难民们有多么不平凡。对全世界来说,这些运动员是一个极大的精神鼓舞:他们的运动生涯被国家的战乱所打断,但是他们始终努力奋斗,并最终得以有机会与全世界一流的运动员一同角逐。全世界的难民都会因他们而看到希望,这群坚强勇敢的人,值得被尊重。

“我们希望这项行动,能够改变人们看待难民的方式,破除那些刻板印象。我们希望大家看到,虽然他们流离失所,但是他们和我们一样,他们也有梦想,也有激情,也有超越平凡的力量。”诺拉表示。

未来

难民运动员希望成为职业运动员

“我们希望这些运动员最终能够回到自己的国家,但如果暂时还不能,我们也会积极联系收容他们的国家,为他们找到继续训练的地方。”诺拉表示,奥林匹克团结工作处也会继续支持和帮助这些运动员。目前,5名来自南苏丹的难民代表团运动员已经表示,希望赛后能够回到肯尼亚的泰格拉训练营继续接受训练,成为职业运动员。

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难民运动员出现,国际奥委会目前正在考虑继续训练这批难民运动员,同时他们也会继续寻找新的运动员。很难说,在下一届奥运会上是否还会有这么一支难民代表队,“毕竟,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希望这些难民们最终能够找到合适的家园,成为正常的公民。”


[责任编辑: LS511


【已有0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声明: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想法,评论内容必须在5-500个字之间

蒙公网安备 15020202000110号